當時還在兼職打工的時候,我記得我還是一個憤世嫉俗的19歲青年,每天嘻嘻哈哈對自己未來的規劃完全沒有方向,心情就像無殼蝸牛一樣,因為沒有大學學歷,所以只能兼差打工。

我還記得我收到兵單的那一刻,心情百感交集,雖然說有個朋友和我一樣同時間收到兵單,但是總會有些微的不安與焦躁,朋友們紛紛拍肩對我說:『終於要變男人了!!』,這句話對我來說是一個期望與盼望,因為以前的我思想非常幼稚,不懂得如何照顧別人,只管顧自己,就像長不大的小孩一樣,入伍的前一天晚上,收拾著我的行李,看著時鐘一分一秒的過去,我沒有想過軍中生活是怎樣,只知道從明天起,我就是職業軍人。

當天早上,朋友送我到車站,我已經看見車站前有很多入伍生在等候通知,很快地,火車便把我們載到宜蘭火車站,再搭一小段公車到宜蘭金六結,一下車一看,挖操!這是什麼鬼地方,我來都沒來過,只看到牆上布滿鐵絲網,此時心情又更加地緊張,長官一會兒不久就大喊:『入伍新兵到這邊集合!!』,我也默默往人潮的方向跟隨,我四處觀望,有的還在外面抽煙聊天打屁,有的眼神則是很空洞,有的人表情看上去感覺好像是來度假的,不過自己的心情只有自己懂,就是我們待會不知道會怎樣被對待,進去後,右手邊有幾個鋼棚,棚下面有幾位長官坐在那邊,看上去好像是要我們簽到之類的,簽到完便由各班長自行帶隊到各棟大樓樓下集合,集合完畢後長官開始介紹他自己,他們是教育班長,接下來的兩個月會和我們一起生活、一起操練,說了一長串完以後,便開始唱名,唱到名的就去領裝備,裝備不外乎就是黃埔背包、迷彩服、迷彩鞋、臉盆、毛巾、內衣褲等等,手機當然就是交由長官們保管,接著班長帶我們到閣樓層的寢室介紹我們睡覺的地方,我也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上下鋪,床鋪前沿貼著每個人的名字,找到自己位置後,就開始把自己的東西依班長的規定擺置定位,差不多過1個鐘頭吧,班長開始叫我們換上迷彩服,邊換迷彩服,邊跟一旁的人聊天,臨兵也是同鄉的,大家都講著一口道地的台語,不過只是少數,大多數弟兄則來自台北。

( 這裡姑且取名叫阿國與阿民)

阿國:『你好,我叫XXX』

阿民:『你好你好,我叫XXX,大家都叫我綽號XX。』

阿民:『有抽菸嗎?』

阿國:『恩。』

Bri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